染彧

感謝你生而為人,太宰先生。


我我我居然50fo了……(哭泣
这么长时间非常感谢,特别是评论里鼓励关心我的小天使!还有为我点小红心小蓝手的你们!
太中,敦芥敦,坡乱,点梗请随意。敦芥没写过但会努力尝试的!
呜呜呜千万不要没人我会很尴尬。
我会尽全力写好这些的。
文豪野犬里的每一个人都那么好,你们也是。

End......And thanks for a million.

你只能死在我手上

“青花鱼,你是.......傻子吗?”中也一边这么恶狠狠地说着,一边用力用蘸了药的棉签戳着我的伤处。
我痛呼出声,他才解气似的放轻手脚。
这次的任务太酥败了。我微微晃动着腿,发现除了牵扯到身上的伤处让我感到撕心裂肺的疼痛以外没有任何用处。
记得黑手党有人议论过我,说我这人呀,没有心。
我有的呀,在肋骨后、在胸腔中一刻都不停歇的跳动的,不就是心脏吗?不然它是什么呢?
黑手党的人,无一例外都对我有三分惧色,连Boss也想除掉我。这就是我长大的地方,还有我的教导者。
我觉得我脸上的肌肉在动,过了会儿才意识到我在笑。
“笑什么?”中也粗声粗气地,面露不悦。
对了,还有一个例外。
我感觉脸上的肌肉又动了动,应该是笑容变大了,因为中也正极力隐忍着想打我的冲动。
中也应该是唯一不怕我的人吧。他讨厌我、我也讨厌他,我们两之间,除了两看相厌,就没有什么感情了……吧?
以前我可以干脆利落地给出答案:是。我们恨不得对方马上死了,耳根清静了,才好。
可现在我却,微微犹豫了,为什么呢?
“我说中也啊,你不是最想我死的吗?为什么救我?”我半真半假地开了口,心里对某个答案微微期待着。
“我是想你死,”干脆,不带一丝拖泥带水,这才是中也。
中也的嗓音好听的紧,却老是对我粗声粗气的,压去了原本苏死人的嗓音。
“但你只能死在我手上。”中也顿了一下,又蓦的开口。
“那,杀了我吧。”
中也不说话也不给我上药了,他别过脸去,忧伤的像接近的风暴。
我静静地等着,看似耐心的,内心却不知为何焦急起来了。
他倏然扯过我的领带,让我不得不抬头直视他:“你只能死在我手上。”
“但我不会杀你。”
我们接吻了。

emmmmmm写的无fuck说🙃
我我我我有罪粮不好吃我的锅

谈恋爱从养宠物开始

乱坡中心,微太中
OOC飞起,去他妈的杀人案老子就是要撒糖
有什么问题吗?没有
好的下面开始放文

“太宰先生,你这......”敦一脸懵逼地看着太宰治在给一只橘色的猫穿披风。那猫抬头望了敦一眼,眼睛居然是蓝色的,不是浅淡的灰蓝,而是真真正正的宝蓝色,像极了某人眼睛。
“养宠物啊。”披风穿好了,太宰治又往猫头上扣了一顶礼帽,这才转过头来面对敦,“因为乱步先生说了,”
“谈恋爱从养宠物开始。”

“啊,下次拿这个跟乱步先生比试吧。”他满意地抖了抖手里的稿子。
肩上一直安安静静的卡尔,不知为何急躁了起来,吱吱叫着。
“怎么了,卡......这不是乱步先生前段时间刚养的浣熊么?”
这是一只跟卡尔同品种的浣熊,甚至模样都十分相似。
他蹲了下来,摸了摸浣熊的脑袋,“走丢了么?对啊,乱步先生经常沉迷办案可能把你忘在哪也说不定。”
肩上突然一重,那浣熊已经顺着手臂爬了上去。
路人看着坡的眼神奇怪了几分。
“反正两只浣熊也不重,带你去找乱步先生吧。”坡似乎为自己找到一个见到乱步的好理由高兴。
上一次那么高兴是什么时候?
“犯人......是这家店的主人。”
“嘛那么明显犯人一看就是肥肥胖胖的老板嘛。”
两道几乎同时的声音说出了真相。
不对。
那个时候比现在高兴多了。
每当他和乱步一起说出真相,他几乎要喜悦地说不出话,一面不甘一面开心,一直这样矛矛顿顿的。
当时办案的刑警问他:“你们是搭档么?”
当时他下意识地反驳:“不是,吾辈是他的对手。”
语毕,有一双绿眸盯了他一会儿,像欲言又止。
如果组合还在他们是对手还说的通,可是组合早就不在了,每次见面也只是为了分享推理故事或者办案而已,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对立,相反的,他们的默契还更像搭档。
右肩倏然一重,他条件反射地往那边看去,两只浣熊扭打...不,说是拥抱更贴切些,卡尔还蹭了蹭对方的脸。
额,发情期?不对啊,两只都是公的吧……
熟悉的地方终于把神游天外的坡拉了会来。
“这里...是吾辈和乱步先生第一次对决的地方。”
江户川乱步耀眼的仿佛太阳,灼热地使人眼刺痛又觉的理所当然,他就应该这种骄傲的样子。
当时的自己一心想打败他想要扑灭这迷人又惹人厌的光芒。结果当然是失败。
所以飞蛾啊,最讨厌光了。
那为什么还要一次次地扑火呢?
埃德加啊埃德加,你真是自私,想要站在他身边,所以就要让他堕落,把他从高于自己的阶梯上拉下?
只是为了和他一起?为什么想要和他一起?他感觉这是最难的推理题了,连乱步先生都解决不了的推理题。
今日不宜出门。坡想起手机上的提醒,他从来不信这东西的,只是今天神游太多次,不信都信了。
乱步的浣熊突然从他肩上跳了下去,转眼消失在拐角处。
“诶?”
他急急忙忙跑去追,却听到一个人的欢呼声:“找到你了,坡坡!”
坡的身影一僵。
也不管浣熊是否舒服了,乱步小孩子样的把它塞进怀里,转头却发现一人一浣熊四只眼睛看着他。
“乱步先生,为什么......?”
“.......”
“你的推理能力果然不如我啊,我都把浣熊命名为你的名字了。”他的脸染上了红晕,眼里似乎沉淀了整个春天的绿色,脸上少见的认真,但一如既往的骄傲。
“我喜欢你啊,推理笨蛋。”
今日不宜出门,宜居家,恋爱。
——————————END————————
中也在自家车库里发现了一只猫。忽然想起今天芥川向他汇报的事:太宰养了一只猫,橘色的,蓝眼睛。
“......”
“喂太宰,这是你的猫?”中原中也抱着猫,尽量不去理会太宰治把猫打扮成他的恶趣味。
“是啊是啊。”太宰治笑眼弯弯似新月,“两只都是我的。”
———————真·END———————
我的文笔还是一如既往的小学生,思维混乱,感冒还在写文,我真厉害(滚
啊啊啊啊啊啊这篇文章跟我想的不一样_(´ཀ`」 ∠)_


夏の日

夏季,聒噪又湿润的季节。
正如太宰治的烦人和迷人是相对的一样。
他可以话痨聒噪如蝉,也可以温润如水。
要下雨,蝉啊青蛙啊蛤蟆啊又噪起来了。
“哇要下雨了小矮子记得收衣服,感冒就了要多穿点啊……什么?你有工作要出去?不行,你生病了,昨晚又发烧了,不准出去,再紧急的任务也没有身体重要......还有你出去了送给给我做饭吃啊,我要饿死了……”
“嘟嘟嘟—”回答他的只有电话里的忙音。
当然,太宰在挂断前也听到了自己暴躁恋人的抱怨:“死青花鱼你烦不烦啊?”
“哎......”太宰在侦探社的沙发上仰天长叹一声。
中原中也挂了太宰治的电话,也不能说一点愧疚也没有的。
毕竟人家是在关心他。
于是中原干部转身投入了工作。
太宰治从沙发上一个鲭鱼打挺起来了:“国木田君我先走啦~”
太宰·自带国木田独步声音滤镜·治就这么高高兴兴下了班。
“下雨了,也不知道傻蛞蝓带伞了没。”撑开伞朝着某个方向走去,边走边弹着伞边滴下来的水珠。
「大龄智障儿童」中原中也这么评价过他。
可在别人眼里太宰治是一个天真浪漫的小帅哥,一路上没少吸引小姐的目光。
“啊啊啊好倒霉,妈的没带伞。”中原中也进了家,衣服裤子上的水啪嗒啪嗒往一看就价值不菲的地毯上滴。
“啊——欠”结结实实打了个喷嚏,屋里仍什么反应没有。
什么啊,原来没回来。中也磨磨牙,这没什么值得生气的——
屁嘞。
正准备开灯,却被某人长手一捞进了怀。
淋湿的帽子也被拿掉,毛巾落在头上轻柔地擦起来。
“我就知道傻蛞蝓没带伞。”
“......那你为什么不提醒我?”
“我正准备提醒的时候,你把电话挂了。”
完全无法反驳。
“小矮子来吃饭啦~我亲自下厨的哦。吃多才能长高。”太宰治的差话技能炉火纯青。
“......滚。”
淋雨湿透回家有人给你擦头发、给你做饭,明明嘴上损着对方心里却关心的要命。常人再普通不过的相处以前刀尖上行走的双黑现在才体会到,但他们再不是双黑了。
尽管一人依然身处黑暗,但另一个人会给他全部的支持,给他光。
啊啦,雨好像停了。



发烧产物🤒啊啊啊感冒真难受……思维混乱注意、OOC注意。
祝食用愉快
(屁嘞

致十年后的你

太宰,如果你收到了这封信,那么遗憾的告诉你,你没有自杀成功,我也没有兑现我要把你杀了的承诺。
说实话,给你写信什么的,实在......所以,这封信你不看也罢。
如果你拿这封信的内容来嘲笑我,我会毫不犹豫地揍飞你——就像现在一样。
或许十年后的你问我为什么要揍现在的你,好吧,如果你没有在我写信的时候瞄来瞄去,我不会想把你揍到墙上的。
现在的你又在烦我了,如果他能好好地写给十年后的我的信,我会少揍你一次的,我保证。
这当然不是因为我想收到那封信。
有些事的真相必须要告诉你了。
你叛逃那年,我的的确确开了一瓶泊图斯,但不是为了庆祝,我......我很难受。红叶大姐说我那晚拼了命的灌酒,但没有耍酒疯、只是呆坐在那里,盯着帽子上的帽链发呆,最后然后猛地把它扯掉了
那个帽链,是你送给我的。*
混蛋你知道你叛逃之后我有多忙么?我那段时间几乎没有睡眠。所有的任务都只能一个人完成,任务报告都只能一个人写,我——很不习惯。
后来你找到我,说你的朋友死了,当时我很狭隘地、生气了,为什么我比不上你的朋友,你可以为了他抛弃我。
抱歉,我控制不住我的情绪,我不了解事实,说了很不好听的话,抱歉,对你也对你的朋友。
抱歉,我好像比我想象中更爱你一点。
我承认这很肉麻,反正你十年后才能看到,说不定到时后你不以为然了呢,而且我在前面说过你不看也罢。
所以,尽管你讨人厌又惹人烦,但是我仍希望你能读到这封信,你知道的,只要你读到信,就证明我们还在一起。
现在,你还在我身边,我想那个18岁的中原中也一定料不到,这样他就不会把它珍藏的酒当水灌了。
你又在催我做饭了,这让我不得不停笔(十年前的你现在整个人挂在我身上)。
你就是如此混蛋,但我还是如此喜欢你。
Yours
Chuya Dazai

看过中原先生的诗集,给人很温柔的感觉,想写文字温柔的chuchu(滚你就是在给自己ooc开脱
小学生文笔注意
也许会有太宰篇,也许没有,看心情(你

*漫画里的中也是有帽链的,动画版里的没有,所以就有了这个梗

Whether you admit it or not(上)



欢迎收看标题和内容一点关系都没有系列
正剧向
吧。。。ooc有

“吃吧。”一个有着蜜柑色头发的孩子蹲在地上,一只手抚摸着花猫的头,另一只手正喂它吃小鱼干。
“啊啊。”花猫吃完后一下跳起,扑到了小孩的怀里,亲昵地蹭着,“很痒,小猫。”小孩开心地笑着。
“中也?你在干什么?”一个缠着绷带一身黑衣的孩子走了过来,眸子里是不见底的深渊。
被称作中也的孩子没有被当场被抓包的窘迫,反而腼腆地笑着,不知是不是夕阳的缘故,他的脸红红的。
黑衣男孩的心跳猛地漏了一拍。
————————————————

“喂,蛞蝓,Boss有任务给你。”修长的少年靠在们边,手里拿着一沓资料,最上面那张纸用大大的红字写着任务编号。
那个编号中原中也一辈子也忘不了。
那时候的中也已经比太宰矮一个头,略显费力地从身高蹿的太快的搭档手中抢过资料。除了那鲜艳的红字一概看不清,真亏他能在不开灯的情况下看资料,中原中也在内心翻了个白眼。
太宰治少见的没有嘲笑他的身高,只是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
穿梭在灰白色云雾里的月亮,黯淡的仿佛老旧的白织灯灯泡,薄纱似的月光笼罩着二人,矮个子蓝宝石般的眼睛仿佛藏起了今晚所有月光。
真少见呢,是吧?属于黑手党的夜晚多半是猩红的月亮。
太宰在粗神经的搭档发现前收回了视线,又想到什么似的开口:“明天出差我送你吧。”

————————————————

起飞的时间定在第二天清晨,并没有给中原中也留多少睡眠时间。
他依旧是黑衣黑手套黑礼帽,冬日的气温有些刺骨,机场的暖气似乎也成了摆设,他要了一杯咖啡,却只盯着白色的热气发呆。
他在等人吧,几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女学生猜测着。
是啊,等人、中原中也抬头,似乎是笑了一下,因为那几个女孩红了脸,等谁呢?不会来的吧。
广播又催促了几遍,中原中也置若罔闻,啊,
咖啡要冷了。
“中也,”就在咖啡散尽了最后一丝热气时,和往常一样欠扁却带点不一样的声音响起。
咖啡彻底冷掉了,中也不带一丝犹豫地把它扔进旁边的垃圾桶。
“真的在等我呐。”
“妈的太宰......”
太宰治抱住了他。
太宰治整个人被悲伤笼罩着,要不是中也对他太了解,不然他会以为这人下一秒就会哭出来的。
不是吧,他就出个差而已。
然后趁中原中也大脑还在待机,太宰底下头在他的额头上印上一吻。
然后中原中也看见自己结结实实地在太宰治肚子上来了一拳。
“太宰你发什么神......”
太宰治笑了,应该是好看的很,毕竟旁边的女孩子红着脸低声尖叫着。
后来中原中也怎么上的飞机怎么下的飞机怎么完成的任务怎么回来的,他一概不记得了,只有太宰治的笑容还在脑海里赶不出去。
后来梶井吞吞吐吐地告诉他太宰治叛逃了,好像还炸了他的...什么来着?
后面的话他全然没听见——因为他早在第一句话时,
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

“太宰那家伙终于走了。”中也长长吁了一口气,不失优雅拿出了一瓶酒。
谁也没有看到,在酒柜投下的长长阴影下,港口黑手党干部快绷不住的——
那是一种失去了最重要东西的孩子的表情。
“89年的柏图斯,不知大姐能否赏个脸?”他用手指夹住两个高脚杯,修长的手指隐藏在黑色的手套中,显得魅惑又危险。
“......”
“我们好好庆祝一下吧,大姐?”中也又发出了邀请。
“......”
中原中也自讨没趣,坐在了红叶对面,给一直不搭话的大姐倒了酒,属于陈年佳酿的香气一下在空气中肆虐开来。
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晃了晃,暗红色的液体被透明的酒杯衬的分外美丽,他又像个没耐心的小孩一样,不想也不愿欣赏,举起高脚杯一饮而尽,像想把任何东西都吞尽胃里似的。
“烦人的家伙走了真是好呵呵......”中也又给自己倒了杯酒,平时珍藏起来舍不得喝的好酒,如今却像喝水一样灌着。
“......”
“没人天天在耳边唠叨,耳根都能清静不少,哈哈......”
“中也......”
他没搭话,自顾自说着:“太宰治那混蛋......”
“中也......”红叶捧起黑手党干部早已被眼泪浸湿了的脸,
“不要这样,
大姐会心疼......”

————————————————

“真不错啊,这真是棒极了的景色,胜过价值百亿的名画。”
“是不是啊,太宰?”
“你的反应很不错嘛,搞的我想要绞死你。”
“反正你一把年纪了,肯定也还在嚷嚷着要自杀什么的吧。”
“不过,你现在是个可怜的俘虏,真可悲啊,太宰。”
“不对,提前变成这种状况,有点奇怪呢。”
“就算你骗过了手下的芥川也骗不过我。”
“因为我毕竟是你「原来的搭档」啊。”
“那个「太宰」不可能因为运气不好或疏忽大意被抓。”
“要是那么没用的话,我早就把你杀了。”
“虽然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和我决斗吧,太宰。”
“ 不论你在想什么,我会连你心里的计划一起击溃。”

————————————————

“呀,真是巧呀,中也,你来这喝酒?”太宰对旁边围的水泄不通的女孩们道了声失陪,径直走向中也。
“废话,来酒吧不喝酒干什么?”中也没好气地踢开了椅子,又赌气似的重重坐了上去,好像那可怜的椅子是某条可恨的青花鱼似的。
“那,有没有兴趣和我比比酒量呢?”太宰治眉眼弯弯,薄唇轻启。
真是好看的人神共愤。
怨不得他身边围了一群女人。
不行,还是要怨的,自家搭档的桃花运一直比自己好暂且不论,倒是自己一看到他旁边围着成堆的女人胃里就泛酸,都快没过心脏了。
“请问两位要点什么?”酒保用略带好奇的目光看着昔日的双黑,还算礼貌地开了口。
“一瓶爱尔兰威士忌。”中也没有点自己偏爱的红酒,而是选了太宰中意的烈酒。
我才没有为了青花鱼!中也在心里狠狠反驳了自己。
太宰治似乎对中也选的酒很满意,鸢眸更弯了,几乎成了一条缝,颇像一只媚人的狐狸。
“这可是烈酒哦,中也酒量那么差。”太宰治晃了晃酒瓶,挑衅似的开口。
“滚,要你管。”中也夺回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张口就灌。
“哎哎哎,都不给我倒吗,小矮子真绝情啊。”
一杯酒下肚,中也就有些晕乎乎的,把下巴磕在了酒杯上,自顾自盯着没喝过的大半瓶酒。
威士忌温暖的颜色映照着酒吧昏黄的灯光,像极了太宰治好看的鸢色眸子。
啊啊啊,中也扯了扯头发,怎么睁眼闭眼都想的是他啊。
而鸢色眸子的主人正饶有兴致地盯着现任黑手党干部精致的脸,大半个下巴被微醉的主人磕在杯子里,显得慵懒又不失可爱。
干脆,完全,灌醉他吧?


一个中短篇,下面要发车了(我是真的不会开车啊啊啊啊啊
有伏笔
由这个太太的图萌生的脑洞@蘋果芊 太太的画超棒

本儿到啦wwwww(安详地旋转升天
可爱到暴风哭泣呜呜呜呜(擦鼻血
本子特别好!哈德超可爱!ww他们是世界的宝贝!
给太太比心心❤️@演戏的S 疯狂打call!!哈德有你真好

旋转升天!!
这个童画柄超喜欢!!
就连森总的红桃皇帝(hou)也超喜欢!!
为官方爸爸大call!
怎么会有文野这么好的动漫!
双黑大法好!不管新旧都是最好的www

《纯血统的效忠者》文评

这篇文章满足了我对哈德全部的幻想,
是的,
全部。
我想看被哈利宠上天的小龙,也想见到有足够力量可以和哈利一起面对黑暗的德拉科。
这篇文章先后的满足了我的需求。
刁蛮任性又傲娇的小龙和运筹帷幄又成熟的德拉科在一篇文章里是很难同时见到的。
而S太太做到了。
我是在太太更新到三十几章时才看到这篇文章的。
当时一口气看完了,意犹未尽,同是还遗憾,我为什么没有早一点看到这篇文章。
还记得,第一章哈利自白
「我发誓抗拒一切错误
但我却必须首先成为一个错误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而战
看他们的言语如同利剑刺穿我的灵魂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但他们总在得到帮助后弃我而去
......
可笑的骑士精神,愚蠢的格兰芬多。」
难以想像这一段话对我的冲击力有多大,我向梅林发誓,我打这一段话的时候,没有翻过太太的原文。
到后来,上一世绝望的失去给哈利带来了太多打击,以至于他对德拉科太强的保护欲。因为太心疼,不想让少爷经历和上一世一样的痛苦。
他说他希望德拉科永远是个孩子。
哈利大概不会了解,少爷想跟他并肩作战而不是一辈子活在他庇佑的羽翼下。如果让他一辈子我在哈利的保护下,一直用仰望的视角看着哈利,这对少爷何尝不是另一种痛苦?
少爷骨子里有自己的骄傲。
机缘巧合之下他找回了自己前世的记忆。
真正的「德拉科」回来了。

太太笔下的人物个性把握得恰到好处(同时这也是我希望但一直没有做到的)
小龙那种嚣张跋扈爱炫耀骨子里又软弱、善良、没有安全感的性格吸引着我。
这大概也是我爱上这篇文章后爱上哈德的一大理由。


PS:这只是个人对这篇文章片面的看法,如有错误,请指出。一万个人眼中有一万个哈姆雷特,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喔。

最后我想吐槽,我这个文评写的完全没有吸引力(还特别短),没有写出S太太这篇文章万分之一的神韵。但是这篇文章真的特!别!好!看!
就是因为这篇文章爱上哈德的,感谢S太太产出这么好的粮!
S太太最近要出本子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w我爱太太!@演戏的S 



中也妈妈呜呜呜

刚才去看了文豪10.5集广播剧
中也真是贤妻良母wwwww

放一下和芥芥对话内容

(芥芥死活不愿意在温泉里多呆一会儿)
中:洗完了要泡到肩膀,数到十再出去
芥:数数?在下可不是小孩子
中:你不是比小孩子还会给人添麻烦吗
听好了,数十下也是干部命令
诶,回去了(温泉),好,泡到肩膀,然后要数数咯
芥&中:1、2、3、4、5、6、7、8、9、10
中:哈,好了,可以出去了

【讲真听到这些的时候被中也可爱到了,好疼芥芥www】

(洗完温泉之后,众人都睡着了)
中:芥川,你还醒着啊
芥:在这样的地方才睡不着
中:啊?是你的风格
嘛,你也不是钻进被窝说晚安的类型
芥:是
中:不睡的话,陪我到大厅走走
中:不过我们(黑蜥蜴和尾井等等)的人还真是些奇怪的人呢
啊 当然包括你
芥:在下才不奇怪
中也:极度讨厌洗澡什么的,已经足够奇怪了吧
再说奇怪的家伙是不会自己承认的
芥:......
中:说点什么啊
话说,你伤不要紧吧
芥:本就不是多严重的伤
中:虽然估计说了你也不听,但别总是勉强自己了
芥:我没有勉强
中:所以说别逞强了
自我牺牲很美好
是没有力量的人找的藉口
难道不是不明白这点,才始终不能被太宰认同吗
芥:......
中:那家伙虽然是个讨厌的混蛋,但脑子是不错
嘛 是个不做浪费时间事情的人
所以对你这么严厉肯定是有理由的
芥:如果不能被太宰先生认同 那就没有活下去的意义
中:知道了,知道了,那为了那些能被太宰认同的工作,多泡泡温泉,尽快把身体养好吧
芥:那个......

【感觉中也是妈妈,太宰是爸爸,妈妈在开导孩子(。】
【终于知道为什么官方喜欢把中也和芥芥放在一起(周边啥的),原来是母子(不,(你够】
不要脸地占tag